【生活】你也喜歡吃辣、看驚悚片嗎?心理學家揭:「正確的痛苦是快樂的基礎」

人討厭痛苦,喜歡快樂,夢想中的生活是享樂度日?心理學家保羅.布魯姆(Paul Bloom)指出,即使這樣的夢想成真,你也不一定能幸福。從演化心理學的觀點詮釋,人類其實不是全然為了快樂而生的,在一些情況下甚至必須尋求受苦,因為「正確的痛苦是快樂的基礎,能幫你實現目標,帶來幸福人生。

即刻加入ReadyGo官方[email protected],獲得第一手旅遊資訊與優惠折扣 加入好友

圖片來源

布魯姆是美國耶魯大學(Yale University)心理學教授,也是線上學習平台Coursera最熱門的課堂講師之一,選課人數超過70萬人次。他上一本著作《失控的同理心》講述缺乏同理心的人,決策可能更高尚,因為同理心帶有情緒,決策會偏向「個人」,比如為了救人而闖紅燈,卻忽略交通規則是為了維護「眾人」的利益。

布魯姆的新書《甜蜜點》(暫譯,英文書名為《The Sweet Spot》)一樣違反直覺,安逸的日子久了會失去樂趣,唯有在受苦和快樂間尋求平衡,才能體驗到真正的快樂。

無法克制吃辣、看恐怖片?因為受苦後的快樂更驚豔

根據布魯姆的研究,人們願意主動受的苦分為兩種,一種稱為 良性受虐(benign masochism),像是吃辛辣食物、看恐怖電影,聽悲傷音樂,痛苦本身就能帶來快樂;另一種,則是帶有意義的苦,像是爬山、養育孩子。

布魯姆解釋,良性受虐的原理是一種「補償」,可以是用快樂撫平痛苦,或用痛苦醞釀快樂。曾有一項研究以手機 App 追蹤 2 萬 8000 位受試者一個月內的情緒,結果發現,當人不開心時,像是剛處理完貓砂,會傾向做一些令自己快樂的事,比如出門找朋友;遇到好事,譬如發票中獎,也會刻意做一點家事,讓自己「受苦」。

為什麼要補償呢?因為所有經驗都是透過「比較」來理解和評價的。明太祖朱元璋落難,餓了幾天幾夜,就向偶遇的乞丐討要吃食。乞丐也沒餘糧,只能用餿掉的食物做菜,結果深獲好評。等到朱元璋當了皇帝,每天山珍海味,但感覺味道都不如當時的菜餚,就命人找尋那名乞丐來做飯,怎料一品,超級難吃。

姑且不論故事的真實性,但它完整體現了受苦的快樂,每天大魚大肉,好吃都變不好吃了;連日飢寒交迫,餿水也會變大餐。因此,為了最大化快樂,人可以嘗試操弄痛苦,像是先吃辛辣食物,再灌一口清涼啤酒;電影愈恐怖,才能體驗平凡的日常有多珍貴。但布魯姆提醒,凡事都有「度」,太極端的痛苦,沒有快感還會傷害自己。

要使良性受虐發揮效果,有幾個條件:首先,痛苦不能造成太大傷害,且必須相對短暫,像是皮鞭抽在身上,2 次痛苦要有間隔,才能留下足夠的時間,讓人跟舒服的快感做對比;再來,要先感受痛苦,之後才是快樂。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丹尼爾.康納曼(Daniel Kahneman)研究發現,音樂表演出錯,如果發生在序幕,幾乎不影響體驗;但若是在結尾,評價就會變極差。受苦也是一樣,快樂要放在結尾,才會留下強烈印象。

結婚生子累又不快樂?付出的過程能帶來滿足

第二種痛苦,本身不會帶來愉悅感,卻有意義,讓人感受到成就感,最經典的例子是生兒育女。康納曼曾請 900 位職業婦女,每天睡前記錄當天的活動以及進行活動的幸福程度。結果發現,與孩子在一起的時光,其實不如其他活動帶來的快樂,像是看電視、購物或準備食物。其他研究也顯示,孩子出生,父母幸福感會逐漸下降,直到孩子長大離家。

那為什麼依舊有許多人表示「結婚生子是自己做過最好的事呢?」布魯姆解釋,因為他們不是在說日常生活(過程)多有趣,而是討論這件事的意義與目的。過程愈辛苦,會讓受苦者覺得,結果更有意義。 社會心理學家羅伊.鮑邁斯特(Roy Baumeister)研究也顯示,人花在照顧孩子的時間愈多,會感覺生活愈有意義,儘管報告顯示,他們的生活並不都是充滿歡笑。換句話說,生兒育女的過程也許不快樂,卻能帶來滿足感。

至於什麼是有意義的活動?布魯姆指出,它們都涉及一個有影響力的目標,像是攀登聖母峰,而且要持續一段很長的時間,比如一般人攻頂要 3 天,過程會涉及一系列事件,譬如登山者的進度落後,要繼續或下山?

痛苦雖然不是必要條件,但想達成有意義的目標,過程往往枯燥困難,與痛苦幾乎密不可分。
至於能不能過程愉快,結果又有意義?布魯姆表示,快樂是短暫的、意義則是長期的,想一次滿足兩者,必須從宏觀,也就是整個人生的角度觀察,同時扮演體驗者和旁觀者,平衡痛苦、快樂和幸福的比例。

在某些時刻,刻意放縱享受;也要樹立長期目標,才不會在玩樂後感覺空虛,或一輩子總在為他人付出。

感謝 經理人 同意轉載
原文:人們為何要吃辣、看恐怖片來折磨自己?心理學家:有些痛苦會使人更快樂